“她不會用拼音,這二十年來,我們聯咖啡機繫都是通過打電話。”“母親小學沒念完,拼音都不會讀,握著老式按鍵手機,一個筆畫一個筆畫地找出來,不知道這16個字的短信花了她多長時間。”“很難想象,母親是怎麼學會發短信的,這樣的難度,想著想著,我就有點心顫。”這是揚州大學新聞與傳媒學院大一學生朱猛飛寫給母親的一篇千字“感恩書”中的一段話。去年底,朱猛飛正在上課,手機突然振動。他掏出手機一看,驚獃了:“兒子,在乾什麼?天去冷了(方言,意為天轉冷了),要多加點衣服。”簡短的16個字,朱猛飛反覆讀了好幾遍。讀著讀著,眼淚就流下來了,這是母親給他發的第一條短信。據現代快報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再嘆游子吟 誰竹北買房子知母恩深�
創作者介紹

陳冠希

sp75spja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