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省份調整常委異地調任15人
  新京報訊 (首席記者王姝) 近日,湖北省宣佈:經中共中央組織部同意,省委決定,賀家鐵同志任湖北省委常委、組織部部長。四度出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,分別巡視重慶、雲南、天津、西藏的中組部幹部監督局原局長賀家鐵是今年以來,各省區市中第31名新任省委常委。
  十八大前,31個省區市分別選舉產生了新一屆省委常委領導班子。截至目前,這屆班子的履職期多在兩到三年左右,距離五年任滿,還有約一半時間。但在十八大以來的高壓反腐態勢下,今年以來已有10名省委常委被調查,導致多省的省委常委領導班子頻繁調整。
  初步統計,年初至今,僅湖南、陝西、重慶、天津、山東等5省(區市)常委領導班子未有調整,其餘26個省委的常委領導班子均有變動,共涉及65人。其中31人均系今年的新晉常委,占比近一半。
  31人中,本省新晉常委11人,其中有4名“戎裝常委”。而從中央單位調任地方的“空降”常委和異地調任的常委,達20人,約占2/3。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等受訪專家認為,與此前各屆的省委常委領導班子相比,本屆班子的調整較為頻繁,“在一個五年任期內,省委常委領導班子個別成員有職務變動,這屬於正常現象。但9個多月,26個省份的65名省委常委被調整,這樣的力度超過以往”。
  焦點 1

  【調整力度】

  山西調整10席桂遼各6席
  今年以來,深陷反腐風暴的山西,已有5名省委常委被調查,因此,26個省區市中,山西省委常委班子的調整力度最大,截至目前調整了10席。除了因被調查而免職的杜善學等,還有調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山西前省委書記袁純清、另有任用的原組織部長湯濤,以及先後“補位”的省委副書記樓陽生,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和新任組織部長盛茂林。
  廣西、遼寧二省區調整常委“席位”各有6席。兩省既有常委調出(如林念修從廣西自治區副主席崗位,調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),又有從中央單位“空降”的新常委(如唐仁健從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崗位,調任廣西自治區副主席);既有從外地調入的新常委(如鄧衛平從福建紀委書記崗位,調任廣西紀委書記),又有本地新晉“入常”的新常委(如廣西軍區政委白念法),因此,常委領導班子調整力度也較大,“1正12副”班子成員中,被調整的“席位”達6席。
  焦點 2

  【卸任、免職】

  6省份10常委因違紀被免
  26個省(區市)委常委班子的調整席位總共為74席,但由於有9人在任職前後省份均系常委班子成員(如巴音朝魯由吉林省長調任吉林省委書記;上海市委組織部長應勇任上海市委副書記),因此,74個席位實際調整人數為65人。
  65人中,有15人“卸任”省委常委職務。其中10人到中央單位任職,如袁純清,從山西省委書記崗位,調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。
  10人中,有3人“補入”了中紀委,上海市紀委書記楊曉渡,調任中紀委副書記;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趙鳳桐,調任國土資源部黨組成員、中央紀委駐國土資源部紀檢組組長;廣西紀委書記石生龍,調任住建部黨組成員、中央紀委駐住建部紀檢組組長。
  另外5人,1人退休;山西原組織部長湯濤等4人另有任用,截至目前,中央還未宣佈4人新職務。
  此外,還有10人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而免職,包括山西原省委常委金道銘、杜善學、聶春玉、陳川平、白雲,廣東原省委常委萬慶良;海南原省委常委譚力;青海原省委常委毛小兵,雲南原省委常委張田欣,江西原省委常委趙智勇。
  焦點 3

  【新晉常委】

  異地任職、“空降”占2/3
  65人中,有31名今年的新晉常委。
  其中,本地官員今年新“入常”的共11人,但包括四名“戎裝常委”(按慣例,各省區市的黨委常委班子中,有一名來自軍區的政委或司令員作為軍方代表,被稱為“戎裝常委”)。
  因此,由本地官員成長起來的新晉常委,實際上只有7人:北京市副市長楊曉超、黑龍江省委秘書長李海濤、內蒙古自治區統戰部部長布小林、甘肅省委統戰部長冉萬祥、江蘇省副省長徐鳴、青海省副省長馬順清、遵義市委書記王曉光。
  異地調任的新晉常委則達15人。山西最多,達3人;遼寧2人;河北、黑龍江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山東、廣東、廣西、貴州、雲南等10地,也分別從其他地區調入了一名常委。
  還有5名從中央單位調任地方的“空降”常委,如蔣超良,從農業銀行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崗位,調任吉林代省長;李書磊,從中央黨校副校長崗位,調任福建省委宣傳部部長;王擁軍,從中國紀檢監察學院黨委書記、副院長崗位,調任西藏自治區紀委書記。
  異地任職、“空降”的新晉常委共計20人,在新晉常委中約占比2/3。20人中,6人擔任省委組織部長、4人擔任省委紀委書記。
  對此,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解釋說,“省委常委屬於中管幹部,省委組織部長、省紀委書記,以及省公安廳長這類組織人事、紀檢監督、執法崗位,一般都由異地調任和‘空降’為主,這是慣例。特別是三中全會提出了紀檢體制改革新思路,要求紀委書記提名和考察、查辦案件,以上級紀委為主,因此,為適應十八大以來的高壓反腐需求,今年紀委書記的調整力度也比較大”。
  ■ 分析

  “特殊期後應強化領導班子任期制”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,今年以來之所以頻繁調整省委領導班子,一方面是反腐“效應”,10名省委常委相繼被調查,亟需“補位”;另一方面則是為下一步的深入反腐“佈局”,“7月底周永康被調查後,出現了反腐拐點論、終點論等不同聲音,但中央領導已經明確表態,‘老虎蒼蠅一起打’的高壓反腐態勢還要深入推進,形成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的機制。這就要求整肅官場,重振官場,新任常委中組織部長、紀委書記比較多,正式滿足這樣的形勢需求”。
  他強調說,在高壓反腐的態勢下,現正處於領導班子調整的特殊時期,“但特殊時期過後,還是應該強化領導班子任期制。只有嚴格執行任期制,才有利於地區的發展和穩定,當地的長期規劃、遠期規劃才能執行下去。否則,兩三年更換一批班子成員,即造成組織浪費,又容易出現‘半截子’工程、只追求短期效益的政績工程”。
(原標題:26省份調整常委異地調任15人)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陳冠希

sp75spja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